来宾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专栏 >> 媒体报道
千里寻"臭水"只为美丽中国 揭密环保督查背后故事

【信息时间: 2018年07月20日15时42分   阅读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编者按】一个月前,生态环境部联合住房城乡建设部启动了第三批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第31督查组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发现了全国罕见的巨大黑臭水体,事件被人民网曝光后,引起强烈反响,10名官员被“闪电”问责。作为唯一随行记者,在揭露触目惊心的污染乱象的同时,更是被督查组雷厉风行的工作方式所折服。让我们走近这支“行踪神秘”却又成绩斐然的督查队伍。

【蛛丝马迹不放过 “自选动作”查大案】

(督查组接线员马宁燕正在记录电话举报内容。督查组供图

“您好,这里是城市黑臭水体举报热线,您有什么问题需要反馈?”

“哈尔滨道里区何家沟有臭味,下雨时尤为严重……”面对一个个急躁的声音,热心安抚举报者后依然冷静详细地做好举报记录是督查组接线员马宁燕的日常工作。非比寻常的是,6月21日的举报电话均密集指向同一个地方。

第31督查组此行的“规定动作”是对黑龙江省上报的9条黑臭水体的整治情况进行现场督查,何家沟并不在此次督查范围内。但督查组还是根据举报安排了行动。令人意料不到的是,这个“自选动作”竟然牵出了污染大案!

(何家沟是哈尔滨“母亲河”松花江的一级支流,监测人员在何家沟入松花江口取样。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果然不出所料,按图索骥,督查组在何家沟入松花江口发现泛着恶臭味的污水直排,遂兵分3路对何家沟入江口及其上游督查。令人唏嘘的是,在上游的康安路跨何家沟桥天鹅社区周边1公里河道内,惊现5处正在排黑臭水的排水口。

(督查人员揭开遮挡何家沟一巨大排污口的蓝色“遮羞布”。督查组供图)

督查员张侃、王亭亭在沿何家沟徒步巡河时,一块蓝色的“遮羞布”映入眼帘。他俩冒着滑下河提的危险,艰难地爬上2米多高却仅可容身的管道上。揭开虚掩的橡胶布之后,恶臭扑鼻的偷排污水倾泻而出。

就在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一处污水滚滚的排污口在20分钟内断流,恰好赶在闻讯而来的监测人员之前。督查组副组长曹申平当即表示,对于严重危害松花江的“毒瘤”,坚决“零容忍”。

在水位下降期间,监测人员迅速在黑臭水直排口取样。经过检测,从何家沟入江口到其上游约3公里处康安桥附近的水体均为“重度黑臭”。

(6月23日督查组收到的关于昂昂溪区黑臭水体举报信息。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战斗还未结束。

“我是昂昂溪区的居民,昂富公路零公里处路南侧有一个大臭水泡,已经10多年了。”仅仅过了一天,继何家沟之后,又一个“规定动作”之外的地点成为多个举报电话的指向。

接到群众举报后,黑臭水体整治行动督查组将该举报信息交办给当地政府核实,当地表示“情况属实”;而数日前中央环保督察组在黑龙江开展“回头看”时接到群众举报,收到当地政府的反馈是“举报不属实”。同一个地点的举报,前后仅仅相差几天,面对两个督查组为何反馈不一?

可疑的讯息引起了督查组的注意。一行人再次展开“自选动作”,从哈尔滨赶赴300多公里外的齐齐哈尔。

(全国罕见的巨型黑臭水体,面积堪比120个足球场大。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一下车,尚未从舟车劳顿中恢复的一行人,被如此大的黑臭水体惊呆了!这个相当于120个足球场大小的黑臭水体,从1999年存在至今,面积之大、年代之久、浓度之高全国罕见。

(昂昂溪区黑臭水体取出的水样和胜合村泛黄的井水。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巨大的黑臭水体呈暗红色,大面积漂浮着白色泡沫和红色的固体废物,散发着刺鼻的臭味。离黑臭水体最近的胜合村,井水泛黄,多年来无法饮用。监测人员进行水样监测后,判定该段水体为“重度黑臭”。

【科学分析巧甄别 通宵达旦求真相】

由12名精英组成的第31督查组,有来自权威科研机构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和北京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的专家,也有长期奋战在环保系统、住建系统第一线的执法人员。

(督查组开会讨论,部署工作。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白天督查现场,晚上督查报告。”因为每天的督查情况必须在当晚8时前通过手机APP上报,技术专家们挑灯夜战就成了常事。他们一方面需要耐心地与地方协调以给出令人心服口服的报告;一方面还得协助媒体报道出最真实的情况。“环保欠账太多了,但只要老百姓高兴,难也得做!”技术组长宋桂杰说。

(时针指向凌晨1时,督查组仍在开会讨论当天督查发现的问题。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严峻的形势,让督查组每天例会开到子夜是家常便饭。曹申平一直挂在嘴边的是治理黑臭水体对提升群众幸福感的重要性。“我们与黑臭水体打交道,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加清香,如果地方政府能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环境,能像重视建设高楼一样重视污水处理厂等基础设施建设……”他笑言,“那么,城市黑臭水体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督查组监测员在实验室进行水样分析。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督查工作时间紧张、任务繁重、工作强度较大,监测人员时常因为比对结果超出误差而在现场与实验室之间疲于奔命。督查组监测人员孙仓说,“本着当天采样、当天分析、当天出报告的原则,早晨8点出门,往往晚上10点以后才拿到结果,还得赶回督查组交给上级。”

(督查组的午餐,包子是日常便饭。督查组供图)

人是铁,饭是钢。行动中,食无定时,饱一餐饿一顿是常事,众人奔波之余也只能将包子作为日常便饭,联络员阿彦自嘲,这是“苦中作乐”。

【斗智斗勇取证据 毒气蚊虫无所惧】

(监察员现场执法时遭蚊虫叮咬。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六七月的户外烈日炎炎,黑臭水旁蚊虫毒性大,督查组监察员每出门一趟都得带回浑身的肿胀伤口……王亭亭说,环境监察人员就像一颗上了膛的子弹时刻准备着冲锋在一线,为了寻找隐藏着的排污口,连在江边、河边、湖边探索时都不怕掉下去,还怕这点小虫子?

(污水处理厂厌氧池,冒着生命危险现场督查。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恶臭?比起吸入有毒气体,实在太小儿科了。”督查员程小文如此描述自己的“惊险一幕”。他打开昂昂溪区污水处理厂厌氧池大门进行检查的那一刻——池内充斥的大量易燃易爆气体遇明火即爆,中毒窒息或眩晕掉入池中溺毙皆有可能。但任务就是任务,程小文相信自己的能力,更坚信自己的使命!

(督查员张侃搭乘过路群众农用拖拉机隐蔽身份,在脏臭的河流中穿梭。督查组供图)

正如曹申平所言,斗智斗勇是督查组成员们必备的技能,其中一项就是隐蔽身份。有群众反映哈尔滨东风沟村庄小作坊不定时向河道排放污水。为了避免引起排污企业怀疑,张侃用农用拖拉机作掩护,走进3米深的河道中,双脚踩进淤泥,秘密查看河道情况并采集水样。

(督查行动中,发现了一个隐蔽的排口。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为了不漏掉任何一个隐藏的污染源,督查员们时常冒着危险,在江边、河边、湖边的杂草丛中搜寻,抑或在淤泥、乱石中行走十余公里。

真真假假的举报信息满天飞,督查员们既不是常驻人员,也没有三头六臂,在有限的时间内,凭啥一查一个准?执法组监察员闫小明解释道:“要想发现新的黑臭水体,一是依据举报信息,二是凭经验!将举报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之后现场检查,就可以从一堆线索中抓到污染源。”

【督查严格标准高 群众满意方为上】

(督查组宣传员章松来在农户家中做入户调查。督查组供图)

黑臭水体整治关系群众切身利益,因此群众满意度成为整治成效的首要评判标准。面对人手不够、对当地风俗和居民区分布情况不了解等难题,第31督查组积极发动当地环保组织和志愿者参与,使入户问卷调查非常顺利。

面对当地很多居民抱着“治河效果好不好,我说了没用”的心态,督查员章松发挥了口才光环:“治河效果好不好,你们说了算!”“如果你们不反映问题,等政府发现不就晚了,还不是自己的利益受损?” 章松来顶着烈日,挨家挨户对河流周边300多户家庭都进行了走访调查,确保了黑臭水整治满意度调查的严谨性和公正性。

(6月20日,黑龙江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督查启动会现场。督查组供图)

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第31督查组完成对黑龙江哈尔滨市和齐齐哈尔市上报的9个黑臭水体的督查,对27个疑似黑臭水体的举报信息,督查组全部进行了现场核查。经监测分析和专家评估,认定哈尔滨和齐齐哈尔共新发现4条黑臭水体,其中3条为重度黑臭水体。

(督查组组长周宪政在齐齐哈尔现场督查。人民网记者余璐 摄)

“要给老百姓蓝天和绿水,各级党委和政府都得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在督查组长周宪政看来,督查的目的并非单纯的检查与处罚,而是帮助地方政府尽快认识到黑臭水体问题的严重性,让其意识到环境保护不仅关乎地方上生产力的优劣,更关乎子孙后代的福祉。“地方政府需要真正树立执政为民的态度,才能处处从群众需求出发,明白何为群众所急迫。”周宪政斩钉截铁地说。 


来源:人民网
来宾门户网站